快猫官网

刘泽清见距离天亮还有段时间,便令大军就地休整,待天亮之际动手,他相信经过昨夜西边那支骑兵的惊扰后,贼军这一夜都草木皆兵别想睡好觉,待撑到天亮时,并不比他一夜疾驰轻松哪里去。

谁为盘中餐尚且不知,十余里外的贼军大营原本是王根子部,他同吴汝义东去伏兵,谷可成便率部驻扎于此守东翼,得报官兵追至眼前时确实震惊了一下,李岩是有多心急,要么不追,要么抢不着似的,随后便冷笑:“你且动手试试”。

东方见白,天色灰蒙蒙之际,刘泽清部决定要动手了,为保万一他甚至遣人去联系程明请求助攻,只需做佯攻状吸引贼军注意便可。

若是真刀真枪的干,程明兵疲自不应,但若是虚张声势摇旗呐喊这小忙还是可以帮帮的,得允后刘泽清信心十足,提兵就朝谷可成部冲了过去。

尚距贼营不足五里之遥时,探马急匆匆来报,后方十余里外有一支不明人马正急行而来,刘泽清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以为是李岩的人来和自己抢功,正不予理会时,探子接二连三急报:“不是官兵”

操!不是官兵那就是贼军了,刘泽清大惊,不明后边怎么会有贼军,此时哪待多想,立刻调兵应对,却在此时前方贼军竟也主动杀了过来。

原来贼军探子侦知刘泽清的人马后,张鼐便令贼首王根子和吴汝义率三千骑兵东去绕其后方寻机动手,而刘泽清的注意力一直在西南贼军大营,探子侦查方向也集中于此,根本就没想到有一支贼军绕到后边去了。

王根子,吴汝义绕到其后边时还在犹豫如何下手,毕竟刘泽清兵力大,却见其竟然追的那么急,便知他想打大营的主意,于是决定在其动手之际从后**,却不料在堪堪动手时被官兵探子发现急急来报。

刘泽清毕竟沙场老将,虽慌但不乱,得知后方乃数千骑兵不敢小觑,命后军直接转身迎头去战,抬手间就是两倍兵力。

这时前方谷可成率人马已冲至二里外,刘泽清便令心腹部将袁中兴亲率大军去战,对方不过近万疲军,怕个求!

转眼之间两军厮杀一起,东方一轮红日冉冉升起,染红了整个大地,血腥味遍野。

张鼐部驻扎在数里外,早得报官兵来攻,令谷可成迎战,并以王根子和吴汝义的人马前后夹击,决然让李岩讨不到好去。

白纱裙美女赤脚漫步海边浪漫写真

刘泽清部这月余除了在景州以大欺小干了一仗后,一直就在河间府养精蓄锐,虽说这几日一路奔袭略有疲惫,可打了鸡血的他们迎战狼狈而逃连日数次大战,无论精神上还身体上都伤痕累累的贼军,气势更强,即使他们被前后夹击,无所畏惧。

厮杀半柱香功夫,竟然不分伯仲,张鼐略显心急,李岩的人马从保定城马不停蹄追到这里,竟然还这么能打实让他意外,正欲派援兵速战速决时,突闻北边杀声起,正北官兵那支骑军又他们的杀过来了,刘国昌慌忙迎战。

操,这特么的吃了虎鞭了么,他们如此亢奋一点都不知道累么!张鼐是又惊又怒,连连下令分兵支援两处,又下令驱流民助战,逃跑者斩!

他有些怕了,李岩的和那支骑兵联手都让他有点手忙脚乱,若后边小太监的大军赶来……

刘泽清坐镇阵中调兵遣将硬抗贼军前后夹击丝毫不落下风,厮杀正激时又见贼军援兵杀来,心下焦急,转身朝西北望去,脸上泛起一丝笑意。

不多时,官兵大呼:“贼军败了,督主大人从北边杀来了……”

常宇的身份此时已不是机密,贼军上下皆知那个从太愿就揍的他们抱头鼠窜到保定又揍的他们鼻青脸肿的小太监是东厂的督主,是他们心中的梦魇,闻之胆寒。

这连日大战又被官兵紧追早就心神疲惫不堪的他们硬着头皮迎战,此时惊闻那小太监率大军从后追上来,抬头望去,果见正北万马奔腾尘土飞扬,心下骇然,哪还敢恋战,便有了退意……

刘国昌部本就兵力不足,昨儿天刚黑的时被腾骧卫打了个闪电突袭战后,士气低落,这一大早的又来,当真是咬牙硬撑……张鼐知其中深浅,亲率兵来援,料东翼有谷可成部前后堵截李岩,就算拦不住也不至于战败吧,于是集中精神应对北边。

哪知正北官兵看似气势十足,千军万马地震山摇,几个冲锋便到了阵前,这边贼军正欲迎战,尼玛人家却突然转弯望东杀去。

“他是要支援李岩去了”张鼐大吼,下令刘国昌率兵阻拦,且不可让其得逞。

刘国昌奉命想去拦截,堪堪到了跟前时,腾骧卫又一个急转弯调头朝北奔去,骑兵的机动性就是这么的牛逼。

张鼐和刘国昌却是一脸懵逼,这特么的是要干嘛,溜我们呢?

正疑惑间,亲兵来报:东边的不是李岩,是个姓刘的……

姓刘的是谁,张鼐念头刚起,却闻身边人大呼不好,循声望去却见谷可成的人马步步后退,却是抵挡不住,心下骇然,连忙就要调兵去援,哪知这时正北的官兵又他们的冲过来了,张鼐大怒,下令刘国昌迎战,对方不战就追过去杀……随即又分调一拨人马去援谷可成。

恐怕连刘泽清自己都没想到一向善于观风而动他,今儿竟少有魄力的咬牙打一场硬战,不知道是不是捞功心切,还是打出了火气,刘泽清调集自己麾下两万人马两头迎敌,竟然两头占的上风。

王根子和吴汝义的三千骑兵,本为偷袭**而来,却不成想差点被其反爆,大惊之余却也只能咬牙硬顶着,二人皆知这一仗一旦败了,官兵必定趁势急追一个不慎便会兵溃,那时候闯王就等于p门大空等人爆了。

二人咬牙坚持,却见前边谷可成部突然败退,心知定然是受西边那支骑兵影响,暗道不好之际遥见张鼐亲率人马来援,军心大震。

刘泽清眼见贼军败退,正欲一鼓作气溃敌时,突见西侧贼军又来援兵,顿时心头一沉,随着贼军的援兵不断,自己兵力的优势已不在,且其前后夹击,此时又有一支从西下来,分明就是合围之势。

心知若被其合围,想杀出来可就难了,眼下只有两条路,一,立刻朝北撤去,二率亲兵迎西边那支贼军杀去,不让其合围,咬牙硬磕。

撤还是打,刘泽清天人交战数息,竟然长刀一挥,率千余亲兵迎着张鼐杀了过去,这一幕实则罕见,若说出去恐怕没几个人会相信,老奸巨猾善观风使舵的刘泽清会这么有血性,打死都不信。

可偏偏刘泽清就这么干了,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他要搏一下,双方兵力旗鼓相当,都在咬牙硬磕,这会拼的就一股气势,只要干退了这股贼军,距擒杀李自成又进一步,这天大的功劳触手可及,他实在不愿意错过,何况友军在侧,他不信程明会见死不救。

这老狗,怎滴突然这么有血性了,正西数里外率腾骧卫急速撤退的程明见状也是惊奇不已,又扭头看了身后紧追而来的刘国昌冷笑不已:“这孙子估计快被玩疯了吧”。

“疯了总比死了好,估摸着命不久也”身边另一腾骧卫千户阮通才嘿嘿冷笑,抬手一指东北,程明望去,眼前一亮,只见数千骑兵风驰电掣直奔战场而来。

李岩的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