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视频

小福子被珍妃一斥,急忙的低下头。

可有皇后在,他倒也是不怕珍妃的。

皇后开口道,“妹妹生什么气,这事啊还得好好问问,可不能让妹妹冤了。”

珍妃气重重的坐下,素手指着小福子,“是得好好问问,特别是这个奴才。”

皇后笑了笑,“何阅,小福子说他亲眼看见了你将本宫宫里的宫女推去古井,还说你记恨上翠儿,是不愿她拿走本该属于椒房殿的东西,宁愿将她连带着东西推进枯井。”

“何阅,你就这般记恨本宫?!”

皇后语气沉重。

何阅吓的头都不敢抬,“皇后娘娘,奴才不敢啊。”

“你当然不敢,可是你背后的主子敢,她看本宫如今不不得势,就敢欺压到本宫头上来了!”

椒房殿里无人敢在这会儿开口说话。

皇后声音不大,却是威慑力十足的。

何阅慌的满头大汗,硬生生的说了一句,“奴才不敢。”

镜头中的红裙少女气质飘然

“本宫看你没有什么不敢的了,你若是老实的我说出来你背后的主子是谁,本宫说不定就饶你一命。”

何阅不知道这事怎么兜兜转转还是变成了他做的。

“请皇后娘娘明鉴,奴才不敢做出这事,背后也没有人指使!”

皇后给小福子使了一个眼色。

小福子当即心领神会,再抬头时脸色再次变了。

“何公公,你虽做出这种事,但我知道这并非你的本意,是因着你背后的那个主子的意思,而如今你的命都要没了,你又何必护着你那主子呢?!”

“如今我瞧着珍妃娘娘也没护着你的……”

小福子话还没说完,急忙的把嘴捂住,惶恐的看着珍妃的方向,好像不小心说漏了什么一样。

珍妃本来听着小福子的话语,心里也逐渐的觉得莫非这何阅背后真有一个主子不成。

谁知小福子这下一句,直接扯到了她。

珍妃面色一变,站起身这回可没在管皇后是否还在场。

一巴掌打在了小福子的脸上,指着他鼻子就大骂。

“狗奴才!贱奴!你刚刚又提本宫做什么?!”

“娘娘……娘娘饶命啊!奴才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

小福子惶恐的跪在地上。

珍妃听着他这么一句实话实说,气的都要抬脚去踢他了。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好生热闹啊……”

珍妃这脚顿在半空中,转头看过去。

椒房殿的人纷纷转头看过去,只见萧月瑶从门口缓缓走进来。

萧月瑶穿了一身水红色的广袖长裙,外搭白色水纱大袖,走起来,那水纱大袖随着屋子里的光一闪一闪的,夺目耀眼。

皇后脸色微微一变,看着萧月瑶走进落座,一步到位。

皇后挂上笑容,“贵妃妹妹,怎么有空来本宫这了。”

萧月瑶笑着回望她,“我闲来无事,出来走走,听到了皇后娘娘这动静不小就过来瞧瞧。”

当初皇后来坤鸾宫的借口,萧月瑶又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皇后笑容一僵,又觉得萧月瑶这是在暗示什么。

她上回可是帮了她说话。

而萧月瑶和珍妃向来不和。

她指不定这次是来帮她的。

皇后心里多少有了点底。

如今萧月瑶也来了,珍妃冷哼了一声,倒没有再说什么,又坐了回去。

她暗自咬牙思付,皇后与她不对付,萧月瑶未必也是来帮她的。

指不定皇后与萧月瑶早就已经联手了。

今天就是挖了坑给她跳。

不行,她必须要护住自己。

不能被这事牵扯进去。

何阅有没有做这事又与她有什么干系。

她如今可得把自己摘出去。

“何阅,你如今杀了人,还是老实道来吧,背后指使你的主子是谁,是谁让你与皇后娘娘这般作对的。”

“本宫管制这六宫,最是容不得你这般奴才的。”

“娘娘,奴才真没有啊!”

何阅老实的道。

他自上任以来,各宫该拿的一分不多,不该拿的也一分不给。

他上任后,皇后娘娘就出事了。

淑妃管后宫的时间也不长。

他跟着珍妃的时间最长了。

如今在场的三位,他能求助的也只有珍妃了。

珍妃冷哼了一声,“谁知道你有没有,如今人证物证具在,你若是认了,皇后娘娘指不定留你一个尸。”

何阅越发震惊的看着

萧月瑶瑶倒是瞧不过去了,“什么不尸的,若是仅凭那小太监一人之言就断定了何公公杀人了,未免太武断了些。如今本宫倒还想说这人是珍妃你让何公公杀的,那就是珍妃你杀的了吗?”

珍妃被萧月瑶的话一时给噎住了。

而皇后这面色确却是沉冷了下来,萧月瑶这话可不像是来帮她的。

小福子是个机灵的。

“皇后娘娘,奴才不敢骗皇后娘娘啊!”

萧月瑶笑了,“本宫可没有说你骗皇后娘娘的意思,本宫只是觉得何公公实在是冤枉。”

何阅不知道萧月瑶为何会帮自己,但他知道如今萧月瑶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谢贵妃娘娘,谢贵妃娘娘……”

皇后冷着脸,把话题拉了回来,“贵妃娘娘说的确有几分道理,可小福子也不是个乱冤枉人的,还是请珍妃好好解释一下吧,珍妃可是在记恨本宫?”

珍妃不知道这弯弯绕绕的发生了什么,怎么萧月瑶刚说完这么一句话。

皇后这下子更是直接把锅扣她脑袋上了。

“皇后娘娘,本宫可真的没有指使这个奴才这么做啊!”

“何公公也未必这么做。”

萧月瑶补充道,“说到枯井,本宫宫里的一个奴才今天倒是刚好经过那,没见着何公公,倒是见着皇后娘娘身边的芽衣和翠儿在说话。”

皇后揪紧手中的绣帕。

珍妃更是气的直接站起身来,给了芽衣结结实实的一个巴掌。

“好一个狗奴才,原来是你做的。”

芽衣非常的冷静,跪下后,沉声道,“奴婢只是去寻翠儿说点话就去忙了,许是奴婢走后翠儿出了事。”

珍妃借着这个,终于找到了发泄口。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