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新车了app破解版下载安装

【 .】,精彩免费!

阿四到了纪王府。

纪王府在筹备娶侧妃事宜,府中上下,浑然没有主母重病的气氛,身在护国寺的纪王吩咐回来,这场喜事,务必要盛大,热闹,豪华,所以府中的家臣管家,落力地筹备,反而病中的正妃,门庭冷落。

阿四按照元卿凌的吩咐,带上口罩才去见纪王妃。

纪王妃屏退了左右,躺在躺椅上,抬起了沉重的眼皮看了阿四一眼,“有什么事就说。”

“王妃让我来传句话,她从明天开始会炼药,但是不知道纪王妃病情到底有多严重,请纪王府明天到楚王府一趟。”阿四说。

纪王妃冷笑,“是吗?她怕了?还是同意我的条件了?”

阿四冷冷地道:“王妃还有一句话要我转告的,那就是如果纪王妃想要活命,就要分清楚谁是庄家,谁是闲家,如果纪王妃觉得,王妃是迫于威胁或者是其他来为治病,不必去。”

说完,阿四转身走了。

“王妃,袁家这丫头太可恶了。”身旁的侍女微愠道。

纪王妃闭上眼睛,嘴唇哆嗦了一下,阿四的放肆,她已经顾不得了。

活命是最重要的。

度假美女清凉吊带裙白嫩肌肤沙滩玩耍写真图片

“如果有本事救本妃,也可以放肆。”纪王妃冷冷地道。

侍女垂眉,“奴婢不敢。”

纪王妃很意外。

她不在乎卑微到尘埃里,只要能活着,她是可以对元卿凌卑躬屈膝,对任何人卑躬屈膝。

她意难平。

不是因为元卿凌,元卿凌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条讨厌的野狗。

她苟活,是她所付出的一切,换回的只是诛心的背叛,这口气怎么咽得下?

意难平是其中之一。

最重要的是,她放不下女儿。

她死后,褚明阳入门为正妃,为讨好褚家,她知道这个男人可以卑贱成什么样子。

女儿也是随时可以被他牺牲的。

元卿凌捏住了她的软肋,知道她必须要活着。

但是,不要紧,她这条命就算交给了恶魔,与虎谋皮,也总胜过魂归地府。

而且,活着就有任何的可能。

元卿凌如今得意,可一旦她痊愈,元卿凌迟早会成为她脚下的蝼蚁。

她不能等到明日再去,随即命人梳妆更衣,备下马车,马上就到楚王府去。

元卿凌在侧厅见了她。

喜嬷嬷和阿四守在身旁。

元卿凌带着口罩,没看到她的神情,但是她的眸子一片冷漠,冷到刺骨。

“我不说废话,我一不需要的势力相助,二不怕的威胁,但是我也不是圣母,我怀着身孕冒险为炼药,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我这一胎,必定很多人惦记,也很多人不喜欢,必须拦在我的身前,把要害我的人都挡在外头,确保我能顺利生下孩子。”

纪王妃没有任何的犹豫,“是要我做一条看门狗?我答应。”

元卿凌很佩服她。

曾经,她倨傲不可一世。

但是她能屈能伸。

其实这样的人会更恐怖,受得了屈辱的人,没什么是抵受不住的。

元卿凌继续道:“虽然这些话多余,但是我还是要说在前头,的病不是一时三刻可以痊愈,也别想着我是故意拖延的病情,我既然决定为治病,就没有必要拖。”

纪王妃点头,眸色木然,“我知道。”

元卿凌把口罩递给阿四,道:“让纪王妃带上。”

阿四接过来之后递给了纪王妃,“有劳!”

纪王妃拿在手中,这种口罩,她一直很奇怪是用什么做的,之前在怀王府见过。

戴了起来,感觉比她自己府中命人做的透气。

元卿凌走过来,她伸出手,让元卿凌诊脉。

元卿凌却把听诊器挂在脖子上,听她的肺部,然后再仔细问诊。

问完之后,元卿凌再听了一下脉搏和心跳,然后正色地道:“我刚听说,从病发期初就是开始服药,且是御医为诊治开药的,可我发现的病情不曾缓解过,还在服药期间越来越严重。”

纪王妃怔了一下,“什么意思?”

“得病没有多久,却已经开始咳血,不怀疑吗?”元卿凌问道。

纪王妃脸色微变,“可……我都是按时服药,不敢耽误。”

“的病情发展得很快,咳血的情况有可能是肺部持续感染,也有可能是支气管扩张,更有可能是心肺出现并发症,这些我会为检查清楚,但是不管哪一样,按照我推断的病情不会发展到这个程度,至少,在这个时间内不会,的药有问题。”

纪王妃下意识地摇头,“这不可能,我的药都是心腹丫鬟煎的,旁人压根不能碰到。”

“这些自己去查。”元卿凌打开放置在桌子上的药箱,“我为输液,会让气管畅顺一些,遏制的咳嗽,开始的时候,每天都得来输液,除非发生咳血的情况,可命人叫我过去,记住,一旦咳血,必须卧床,最好是侧卧,哪一边出血就侧卧哪一边,这是至关重要,因为咳血的情况持续或者增多,处理不当,会因此窒息而死,所以,千万千万记好。”

纪王妃道:“如所说,我每一次咳血岂不是都很危险?”

“如果咳血多的话,确实很危险,我先为用着怀王的药,明天开始,我会炼的药,到时候再还给怀王就是。”元卿凌先为她注射,然后在输液。

看着那倒挂着的瓶子,纪王妃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她见过,就是这些东西让怀王从鬼门关里逃生回来的。

她的一口气,慢慢地舒出,闭上眼睛。

元卿凌道:“叫的侍女看着,快输完的时候叫我。”

纪王妃睁开眼睛,看着她,神色很是复杂。

元卿凌走了出去。

挂瓶完毕的时候,纪王妃再问元卿凌,“确定我的药是被人动了手脚吗?”

元卿凌道:“回去调查一下吧,御医开的药或者是其他的偏方都不必再服用,只用我的药就好。”

听得偏方两个字,纪王妃眸子倏然一闪,脸色是剧烈地惨白起来。

元卿凌不问,让人扶着她出去上肩舆。

喜嬷嬷帮忙收拾东西,问道:“纪王妃的药真的被人动了手脚?”

元卿凌点头,“我可以肯定,御医的医术是很高明的,看怀王的病拖了这么久就知道了,但是,纪王妃得病不是很久,已经这么严重,她是有一直服药的,不可能发展得这么快。”

“会是谁呢?”阿四凑过来问道,“按说纪王府里,也没有人敢动她啊。”

元卿凌淡淡地笑了,“不还有纪王吗?”

此言一出,喜嬷嬷和阿四都震惊了。

喜嬷嬷在唇间竖起了一根手指,“嘘,不要再说了。”